返回顶部

李华耀将生命定格在脱贫攻坚路上

http://www.scol.com.cn  (2017-03-06 11:09:21)  来源:四川在线  
编辑:庞山岚  

四川在线泸州消息(袁爱平)“来时一样不带,去时一缕青烟”,这是李华耀生前最常说的一句话……

2017年1月18日21时40分,忙完一天工作的李华耀心脏病突发,倒在了离岳父家不足两米远的马路上,再也没有起来。年仅32岁的他正如生前所说的那样像一缕青烟飘散在了生他、养他、培养他的大村镇。

“军人退伍不褪色”

2003年12月,从小就有军人梦的李华耀如愿参军,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。

2008年,汶川遭遇特大地震,李华耀所在的部队被派往青川抗震救灾。在青川,李华耀不惧余震频发、不畏乱石滚落,始终战斗在一线,立下个人“二等功”一次。

2009年9月,李华耀转业到大村镇人民政府,因工作能力突出,7年间他先后任综治办工作员、副主任、主任及项目办副主任、交管站副站长、武装干事、镇纪委副书记、村镇建设服务中心主任。

工作岗位不断变化,始终不变的是他永远停不下的步伐……

“工作太拼,我们总劝他该休息休息,但他总说‘我们在部队里都能干得那么好,回到地方面对父老乡亲,我们肯定要更加努力地服务于他们,退伍一定不能褪掉我们军人的本色’。”说起李华耀,其战友、同事兼好友王小飞仍旧唏嘘不已,不相信身体如此强壮的李华耀会突然离开。

村支部换届选举期间,李华耀作为土生土长的苏坝村人,在面对苏坝村“边”、“老”、“穷”的特殊复杂环境时,始终保持思想与镇党委政府高度一致,始终坚定自己正派的立场,在对村支部委员提名候选人的考察过程中,为了更全面地了解候选人的情况,选出优秀的脱贫攻坚带头人,本来就带病的他冒着大雨,带着考察组的同事骑着摩托车连续走访了几十位党员、村民代表的家,为后期苏坝村支委换届选举工作的圆满结束奠定了基础。

“只要有华耀哥在,不管做再艰难的工作都让我感觉很安心。”在刚参加工作四个月的小周心中,李华耀是风雨摧不倒的山,是凡事都能轻松化解的“万能王”。短短四个月,李华耀教会他的不仅仅是工作方法,更是那份对待工作的认真态度。

位于大村镇西部的菜田村是省级贫困村,同时也是2017年的预脱贫村。这里距场镇较远,并且条件艰苦,脱贫任务艰巨,但作为菜田村定点帮扶干部的李华耀丝毫没有退缩,特别是在确定精准识别贫困户和易地扶贫搬迁对象的时候,他亲自走遍了全村80多户贫困户的家,做到家家走遍、户户见面,为完成识别和信息采集工作,连续几天都是住在村上、吃在村上。

“从精准识别、建档立卡、‘回头看’、‘再次回头看’、结对帮扶、整村推进、动态监测到走村到户,每一个环节都能看见他的身影。”菜田村副村长胡光锐的手机里还存有很多李华耀在贫困户家的照片,因为太过频繁,他已经不记得李华耀来过村里多少次了。

“可惜这么好的一个人了”

桑木村地处大村镇东部,属全镇较偏远村,有建档贫困户126户,李华耀负责帮扶其中9户。

从镇上到桑木村,除了刚出场镇的水泥路外都是无比崎岖的老路,一遇下雨就泥泞不堪,尽管路况极差,但李华耀每周依旧风雨无阻的来回一两次看望贫困户。

“大娘,我帮你买了头猪仔,但是我现在要去菜田村看贫困户,没办法帮你送过来,你喊你儿子骑车来镇上拉一下嘛。”王光英至今还记得李华耀打的这通电话。

王光英家是李华耀的对点帮扶户,在了解了王光英家实际情况后,李华耀自费送了头猪仔给她们家。得知王光英的家人都送其老伴去看病了,只有王光英自己在家,李华耀又打电话给同住在桑木村的舅舅,请他来镇上帮王光英拉猪仔,和猪仔一起送到王光英家的还有李华耀向舅舅家借的200斤玉米。

“晓得我老伴身体不好,他都经常给我们打电话来问候,他来不到的时候还喊他舅舅亲自上门来看我们,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人了。”王光英的手机上仍存有李华耀的电话,这个毫无架子,和她小儿子一般大的大男孩的突然离开让她痛心不已。

李华耀来村里看望贫困户,只是偶遇两位贫困老人,却把身上仅有的两百元都给了他们的事,村里人都知道,也都记得。得知李华耀去世,王光英和村民们都自发去参加了葬礼。

“他真的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呀!”菜田村村民王从敏激动地说。

王从敏的儿子王小波今年二十岁,高中毕业就外出到浙江打工。夏季征兵开始的时候,自小就有军人梦的王小波辞工回家报名参军,认识了当时负责征兵工作的李华耀,得知王小波家离镇较远,在通讯不畅的情况下李华耀都是骑车上门告诉他们最新情况,帮助王小波完成了参军所有流程。

在新兵报到的前一天,因通讯不畅,李华耀直到晚上十点才拨通王小波家的电话,通知他们第二天要准时到县城报到。第二天,放心不下的李华耀也多次打电话确定他们是否到达。这些对李华耀来说也许就是日常工作,但对王小波一家来说却是改变孩子命运的大事。

“他太累了,他真的太累了……”

李华耀家所在的苏坝村位于大村镇东南部,距场镇7公里,全村山高坡陡,坡度均为25度以上,从镇上到苏坝村有一段坡陡、弯急的泥巴路,过去六年,每次回家都是李华耀骑车带上雷龙梅一起,如今只剩下雷龙梅自己了。

2009年9月,刚考进大村镇政府的雷龙梅在这里认识了转业回来的李华耀,在众多追求者中,“踏实肯干”、“不懂浪漫但为人老实”的李华耀最终打动了雷龙梅。

“结婚这六年,华耀欠这个家的真的太多太多,但我从没怪过他。结婚前一天他加班,我不怪他;生孩子第二天他就回到工作岗位,我不怪他;坐月子从来没时间陪我,我不怪他;大年三十因为工作而去到外地不能回家,我也不怪他,我只怪他为啥子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为啥子丢下我一人就走了。”

2016年6月,因为工作调整,雷龙梅去到了丹桂镇政府工作,没有直达车再加上工作繁重,雷龙梅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,夫妻俩开始了聚少离多的生活,孩子也被送往苏坝村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。

2016年9月的一个周末,夫妻俩终于能够一同回家看看父母和孩子,想要帮父母干干农活的李华耀刚起身就突然倒地,全身发紫、发凉,送到县人民医院的时候已经测不出血压,最终通过心脏同步电复律才从死神手中把他夺回来。

医生告诉李华耀必须去市里做全面检查并且好好休息,但李华耀执意要回大村镇完成精准扶贫“回头看”工作,在家人、朋友地万般劝阻下,李华耀才不得不去泸州检查。在泸州检查完的当天下午,放心不下工作的李华耀就赶回了大村镇,他答应雷龙梅,等过年放假了就去重庆或成都做全面检查,顺便带孩子出去看看。

可是,李华耀食言了……

1月18日晚,忙完工作的李华耀回到离单位较近的岳父家睡觉,在岳父家门口停摩托车的时候,看到岳父出来,李华耀只说了一句“爸爸,我心里不舒服。”便倒下再也没起来。单位同事和四方乡亲们闻讯赶来,手搭手一起把李华耀抬回了苏坝村。

此时离李华耀上次回家已经有三个周了,雷龙梅也已半个月没见到丈夫。

“爸爸睡觉觉了,宸宸也要睡觉觉了。”雷龙梅想要三岁的儿子宸宸再看眼爸爸,在心里永远记住爸爸,但稚小的孩子什么也不懂,在他的认知里,爸爸只是睡着而已,明天早上起来又可以陪他一起玩了。

一个月已经过去,翻看着李华耀生前的照片,一家人早已泣不成声。

“他太累了,他真的太累了……”回想儿子这不长的一生,李华耀的父亲只是背开身子默默地擦眼泪,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。参军立功为国、工作一心为民,作为家中的小儿子,李华耀一直是他们的骄傲。

“本来准备开春了就送宸宸到大村镇上读幼儿园的,这下没办法了。以后回苏坝,没有他的摩托车,我只能自己走了……”噙着泪,捂着嘴,雷龙梅哽咽得再也说不出话。

四川在线泸州新闻热线:0830-3776680,微信:【发现泸州】,投稿QQ:115130544@qq.com

X
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
用户: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
  • 新闻24小时排行
  • 视觉焦点
  • 编辑推荐
  • 新盘搜索
  • 精彩视频
  • 社区热图
  • 社区热贴
  • 娱乐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