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老街古巷④丨乐山 乐水 乐道

2020-06-24 09:08:11来源:四川在线编辑:阮长安

 

/items/202006/200623171706897000167ABD.mp4
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

 

智者乐山,仁者乐水,山水乐道。在泸州市纳溪区,就有这样一个山川秀美的小镇,名为“乐道”。

乐道古镇又名夜郎古镇,位于纳溪区天仙镇花背溪社区。该镇街道呈西南-东北向,总占地约10000平方米,街面为山区青石板和长条石镶嵌而成。街道两旁为民居,共有房屋近300间,两排小青瓦房,中间隔着一丈宽的石街。

这条石街,过去是通往云贵的东大路,紧靠永宁河,是水路码头,从纳溪到云贵的必经之地。这里过去非常繁华,商贾云集,从云贵入川到泸州这里是最后一站。

同时,这条老街也是旧时附近村民赶集购买生活用品和休闲的场所。

现如今,大部分居民已搬离该场镇,赶集日时人烟也逐渐减少。

时间远去,古镇渐渐沉寂,青苔布满了老街。但仍有少数人坚守在这里,从垂髫到白首,坚守着他们的“道”。

在乐道古镇的场镇口,有一栋明显区别于周围民居的建筑,青砖黛瓦、飞檐翘角,大门上书四个大字“心空彼我”。这里是禹王宫。

原来,乐道古镇过去常被水淹,为防水患,人们建了这个禹王宫以镇水,禹王即大禹。

相传此处是夜郎祭水拜水的场所,此宫始建于夜郎时期,清时恢复,青砖上的“道光六年”字迹清晰可见。

和这座禹王宫的历史相比,今年70岁的陈应林都还称得上“年轻”。但事实上,他已与这座宫观相伴了数十年。日复一日的开门、上香、打扫,陈应林已记不清自己是哪一年入的观。如今的禹王宫,只剩他一人还守在这里照管。因此,对于陈应林而言,这里既是观,也是家。

陈应林沉默了片刻,笑着慢慢说道:“到时候再说吧,反正现在还有我在这里。”

站好最后一班岗,这是陈应林所乐的“道”。

禹王宫坐落在古镇场口,而在这古镇的街尾,则立着一栋四五层高的砖石小楼。小楼对面,是陈贤英的小商店。货架上有各类薯片、辣条、瓜子和糖,一旁的冰箱里还冻了雪糕和水。

“我这差不多一个周都没开张了。”在老街开了二三十年商店的陈贤英,已经习惯了乐道古镇如今的节奏。“我们这儿就周末、节假日来的人多点,平时基本上没啥人。”

陈贤英望着对面的小楼,回忆起了二三十年前的时光。“这栋楼以前是供销社和公社食堂,那会儿来这的人多得很,街上人挤人。我年轻的时候,帮家里挑粮食过来,就经常走这里过。”陈贤英本不是乐道古镇上的人。

只因乐道古镇上的禹王宫,在解放后作为乐道乡的粮仓,周边附近几个乡的粮食都需要交到这里来。长此以往,乐道俨然成为了相较周边场镇更繁荣的存在,陈贤英也和这街上的一个小伙子看对了眼,便嫁了过来。

夏日的午后,街上空荡荡的,陈贤英开着电视,吹着风扇,坐在椅子上和串门的街坊摆龙门阵,家里那只猫在蹭着她的裤脚散步。如今哪怕会一个周才开张一次,陈贤英每日也照旧开门守摊。“现在儿女都有工作,我也不指着这个商店找钱,开着也就是给自己找点事情做。”

过自己喜欢的生活,这是陈贤英所乐的“道”。

乐道街25号,88岁的周奶奶还住在这里。中午12点半,周奶奶做好自己的午饭——一盘清炒四季豆、一碗白米饭,端到桌上吃了起来。和这街上很多喜欢养点猫猫狗狗、小鸡小鸭的邻居不同,周奶奶的家里什么都没养。“没得那个习惯的。”

习惯,或许是周奶奶最固守的东西。土墙砌成的堂屋里,最显眼的有两样物品,一是周奶奶老伴的遗像,其二是一个摄像头。这个摄像头是周奶奶的子女给她安的,因为不放心她一人居住。曾经周奶奶的子女也提出把她接到城里,一起居住。但周奶奶拒绝了,理由仍是因为“习惯”。“我身体也还可以,住惯这里了,闭着眼睛走在街上都晓得是哪块石头,不想搬。”

守着老街、旧屋、故人,这是周奶奶所乐的“道”。

走出古镇,沿着石板小路再往前走,竹林掩荫下,是潺潺的流水声。溪流之上,是一座古色古香的石板桥,名叫状元桥。

据载,清末状元骆成骧到贵阳监考路经此桥,惊闻母亲去世,悲痛万分,为不误监考而拒返乡吊唁,即在山中设坛祭母。后人为了纪念骆成骧,勉励后人好学将此桥取名状元桥。

相传,过去在桥的两头都有一棵黄桷树,枝桠相交,把整个桥都遮住了,名叫夫妻黄桷树,后来被雷劈断了一棵,只留下孤零零的一棵向桥头伸展。

沿着黄桷树旁的石梯往上,便是为大家熟知的“抗战小学”。大门两侧刻着这所学校的校训——“学文习武报效祖国,抗战到底光复山河。”抗战小学为国内目前唯一以抗战命名的小学校。

抗战时期,人们流离失所,到此躲避战乱。为抗日救国,培育新生力量,1940年,乐道乡长曾子平筹资修建学校,1941年落成,取名“抗战小学”。学校内石砌棱形高台上刻有“还我河山”“驱除倭寇”“抗战必胜”“中华万岁”等标语口号以激励师生。1941年10月,蒋介石、宋美龄等曾视察过这所学校。现在这所学校被列为四川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乐山、乐水、乐道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安然自得,乐于自己的道。

    编辑推荐